香港赛马会中特网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黨群之窗 >

父輩的“梁家河”

來源:文學藝術研究所 作者:齊安瑾  2018-06-25  瀏覽數:

爸爸是個五零后,聊天的時候,基本都在傳授他積攢了半生的人生經驗和處世哲學,大到“為人處事要多吃虧”,小到“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是學好語文”,諸如此類,方方面面。我很慶幸爸爸能跟我聊這么多,因為這樣海闊天空的談既能寬解他退休后的失落和郁悶,又能在一定程度上挖掘出他全新的家庭價值,所以每次我都耐心地聽他講那些已經講過很多遍的名言警句,聽他舉著那些已經舉過無數次的事例來論證他的觀點。

5月底的一天晚上,爸爸給我打來了電話。

“喂,爸爸?”我剛打了個招呼,就聽見電話那頭的爸爸有些哽咽。我趕緊問是怎么了?哪知爸爸說,“今天你哥帶我去梁家河了,真的是感動……十幾歲的娃娃就來到了這么艱苦的地方,受了六七年的苦,真的是感動……睡的炕我們也去看了,幾個娃娃擠一個炕,真的是感動……”不善表達的爸爸雖然詞窮,但這份感動倒是格外的真摯,讓我也動容。只聽爸爸又說:“等到放假,咱們都再去一趟!”我答應著,但心中默然,雖然說了好多次要去,但真還沒有一次成行,這次又不知道說到什么時候去了。

6月我去所里值班,第一天就看見每個人的文件夾里有一本《梁家河》,書脊是紅底白字,分外醒目。由于爸爸的那個電話,這三個字看著分外親切,趕緊取了來讀。全書印刷精美,字體略大,清晰明了,間或有些插圖,部分是習近平和鄉親們的老照片,一股股質樸自然的氣息撲面而來。

習近平出生于1953年,不到16歲就來到了梁家河當農民,度過了七年時光。1975年10月離開陜西走上了自己的人生路。四十多年間,只有兩次機會再次回到梁家河。第一次是1993年,第二次是2015年。《梁家河》就開始于2015年的這次回鄉。

一聲聲的“隨娃”、“迎兒”、“春娃”、“成兒”、“爭氣兒”、“根民”、“張兒”,讓鄉親們倍感親切,“近平回來了”,近平也沒有變。“1969年1月,我邁出人生的第一步,就到了梁家河。在這里一待就是七年。當年,我人走了,但我把心留在了這里。”習近平的話溫暖著鄉親們的心,也溫暖著這個全新的時代。

在梁家河的七年里,習近平不斷地跟村里人學,向村里人請教,學會了掏地、挑糞、耕種、鋤地、收割、擔糧,熟悉了所有的農活兒,成了種地的好把式。從剛開始掙的6個工分,到兩年后竟能拿到壯勞力的10個工分。春天給地里送糞,一擔有七八十斤,他一口氣能挑到幾里外的山上,夏天擔麥子,兩大捆100多斤,10里山路也能一口氣走完。建知青窯的時候,習近平負責擔水、和泥、抹墻,在集體勞作下,六孔窯洞一共用了40天就修好了。而且,他不僅僅熟悉了農村的各種活計,還學會了自己捻毛線、補衣服、縫被子,什么都干得有模有樣。他說自己這份極強的生活自理能力,都是在這個時期打下的基礎。

他還說,插隊七年最重要的就是“學到了農民實事求是、吃苦耐勞的精神。”只有充分接受了艱苦生活的磨練,才過了“跳蚤關、飲食關、生活關、勞動關、思想關”。所以他即使住在土窯里,睡在土炕上,但牽掛的還是怎么能讓鄉親們吃上肉,怎么能讓鄉親們、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更美好。在他心里,中國夢就是人民的夢。插隊于他而言,本身就是一個標志,界定著一個階段,因為他是在插隊以后才獲得了一個升華和凈化,才脫胎換骨。之后的走向成熟和成功,能體察民情貼近實際,能有真知灼見,能尊重人,幫助人,進而團結人,都是“源于此、獲于此”。

但是細細想來,這種自強不息的精神究竟源于哪里呢?

很顯然,是源于他們的父輩。

1974年1月10日,習近平終于入黨了,隨后還被梁家河大隊推選為黨支部書記。時任延川縣委書記申昜是陜甘邊革命根據地紅軍的后代,勤懇務實,有見識,敢擔當。他認為知青有文化、有想法,比地方干部眼界寬,所以先后提拔使用了陶海粟、蔡玉珠、邢孟蘭、孟霞、孫立哲等一批知青。

申昜認為他們都是陜北的孩子,因為這些北京知青中有許多人的父輩都曾在延安工作學習過。他們從他們革命父輩的身上繼承了一種頑強奮進的精神,而在農村的廣闊天地中,又吸收了農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的精神,兩種因素合二為一,成為貫穿他們終身的精神氣質,不怕困難,不怕吃苦,積極面對,勇敢追求。

所以,當他們也同樣成為了父輩,這種精神面貌就耳濡目染地輸送給了下一代。習近平讓“隨娃”石春陽介紹身邊的年輕人時,他一聽說是“會彥的兒子”,就親切地說道:“你爸可是個老實人。”那是因為他曾經在最為稚嫩的人生階段與這些年輕人的父輩們共同為了一方百姓的安寧而披荊斬棘,他對此有深刻的體會。他也相信,這種信念和精神會感染到后來的年輕人,讓他們同樣也葆有一顆熱愛祖國,熱愛人民,愿意為人民奮斗,愿意為老百姓犧牲的心。1975年10月7日,這一天是習近平離開梁家河的日子,村民排著長隊為他送行。22歲的他熱淚盈眶,但他知道,梁家河培養了他,鍛煉了他,讓他擁有了一個值得自己奮斗一生的信念:要為人民做實事!

“我和梁家河村結下了緣分,注定了今天會與你們相見。你們的爺爺奶奶、父親母親曾與我一起生活、戰斗。我人生第一步所學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這是有大學問的地方。人生處處留心皆學問。”父輩的光榮傳統已經凝聚在習近平的血液中,習近平自強不息的精神又成為了“梁家河”的精神代表。

此時,我再一次想起了我的父親,去了梁家河之后,他之所以會如此感動,是因為他在梁家河看到了一種曾經在那個時代的每一個人身上都有的一種精神力量。而在經歷了改革開放的這四十年之后,他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那個時代是一個艱苦的時代,是一個磨難的時代,但也是鑄就了一批國家棟梁的時代。

記得2015年5月,我和文學所其他兩位助理研究員跟隨莫伸老師去了一趟他的“梁家河”——寶雞市陳倉區天王鎮十二盤村。那里有他熟悉的“寅兒”、“文忠”,那里有他熟悉的山卯、水庫,那里有他最深的那些美好的抑或是震驚的記憶。他還多次組織在十二盤插隊的知青們再次回到這里,重溫往事。他們發現,有些家戶的玻璃相框里,居然有他們年輕時候的照片;曾經的那些跟屁蟲們如今一個個都有了家,孩子都快上大學了;曾經的那些院落雖然經過了修整和加蓋,但依稀還有著過去的模樣。他們在感慨中充滿了歡笑,在笑聲中又閃爍著淚花。他們在自己的“梁家河”追憶曾經的自己。他們經受了苦難,卻展現出了剛強和快樂,這就是父輩的精神。

回西安的時候,由莫老師出資給我們每人買了一大桶蜂蜜,因為這是他十二盤村老朋友后代的產業,他要“支持”一下,甚至還動員大家在微信圈轉發購買,雖然他根本不懂如何操作。還有一次,他給了我一千元錢,還給了我一個卡號,讓我不要聲張把錢打過去,那是他十二盤的家人。在《梁家河》中,習近平同樣是把呂侯生接到福州給他看病,而在得知村民梁耀才的妻子病重后,他果斷郵寄了1000元,因為他們從小就明白,誰家生活困難,就幫幫忙。我手邊還有一本《那年那月——西安市第八中學老三屆上山下鄉回憶錄》,沒有責任編輯,沒有書號,沒有出版社,沒有經銷商,沒有定價,但卻用491頁記述了他們的“梁家河”——寶雞縣益門公社劉家槽二隊、黃牛鋪西街二隊、紅嶺公社竹園溝四隊……

父輩的“梁家河”已經深深地植根于早已離開“梁家河”的父輩的心中,他們的身上流淌著“梁家河”的血液,他們的心上篆刻著“梁家河”的精神,他們堅韌、善良、真誠、執著,他們心系國家、熱愛百姓,他們磨難受盡卻胸懷天下。

合上《梁家河》的那一剎那,我開始想象著父親閱讀它的樣子……




香港赛马会中特网 斗牛怎么玩法算法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重庆老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11选5任5投注技巧 福彩快3大小单双技巧 BBIN体育BBIN体育网 大唐炸金花技巧规律 365亚洲版老平台 金龙网站平台 二人麻将怎么能赢